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赵英俊,送你一朵小红花,这个世界是值得你为之奋斗的

赵英俊,送你一朵小红花,这个世界是值得你为之奋斗的

赵英俊 图片来自网络
 
二湘写在前面:2月3日,立春,音乐人赵英俊因病去世,我之前并不知道这个名字,看到刷屏的纪念文才知道他是最近热映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同名主题曲的作曲作词和演唱者。我于是去听了这首歌,喜欢,曲和词都喜欢。
 
网上的纪念文是这样介绍他的:赵英俊,1977年7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市,中国内地男歌手、音乐制作人、演员,生前创作了很多广为流传的歌曲,包括《送你一朵小红花》《大王叫我来巡山》等等,曾为《唐人街探案》《煎饼侠》《港囧》等电影创作主题曲。
 
我还看到了他在微博上发的最后一段文字,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动。对于死亡,豁达、超脱,这样的人,真勇敢,真可爱,真难得。
赵英俊最后一条微博
 
《送你一朵小红花》说的是两个癌症患者的故事,赵英俊在为这部电影写配曲的时候也已经罹患癌症,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首歌如此温情又如此忧伤,如此开阔又如此微妙。他用心底最深的泥沙培育出一朵朵小红花,遮住一条条新添的伤疤。科罗拉多的风雪啊,喜马拉雅的骤雨啊,闭上眼,他一定都触摸到了。
 
刺猬是我们的老作者了,她这篇《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影评写得很深入,有很多关于死亡和孤独的思考。
 
谨以此文纪念那个遥远又温暖的陌生人赵英俊,那个洒脱有趣又才华横溢的人,送你一朵小红花,奖励你如此勇敢,如此不凡,奖励你能感受每一个命运的挣扎。不共戴天的冰水啊,义无反顾的烈酒啊,无论多么苦难的日子,你都已战胜了它。愿天堂里,有洁白如雪的沙滩,风平浪静的湖水和永远开不败的小红花。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来自网络
 
拿着一朵小红花,奖励自己的心灵奇旅
 
文/刺猬
 
《送你一朵小红花》用两个身患癌症的年轻生命,阐释了泰戈尔“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意境。假如面对死亡可以如秋叶一样,洒脱地蜷曲干枯,心甘情愿地落下,化作泥土的一部分,那该是一种智慧,也近乎于一种理想。
 
得了脑癌的韦一航活得很丧。他如同一只孤独的刺猬,将温柔的内心包裹在倔强的刺身里。藏身人群,冷漠乖张,不敢爱,不敢袒露真心,怕下一秒自己就会死去。直到他遇到马小远,一个和他一样患有癌症的女孩,才开始对生活重启热情,学会了爱,接受了失去,勇敢踏上自己一直梦想的旅途。
 
马小远用自己生机勃勃的热情告诉韦一航,一个人之所以为人,不过是体验生活里所有的酸甜苦辣,生命作为实现这一切可能的载体,不该轻言放弃。如果对生命尊重和珍惜,就不该活得索然无味。善待生命,绽放生命的热情,这是最重要的承诺。
 
可是,爱恨皆寂寞,生命即孤独。孤独的极致是死亡吗?死亡可以让人摆脱那种深刻的孤独吗?生命消失了,一切停寂了,似乎,孤独也会消失了。一个很长的名单:海明威、川端康成、梵高、王国维、老舍、海子、顾城、三毛……几乎要让人相信死亡会引导人最终与孤独取得和解。
 
我不知道他们死亡的时候,是否感觉到了解脱,真正大彻大悟,不再留恋自己的生命。我只知道人生是孤独的,也是痛苦的。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和毅力。一个在风浪里漂泊过的水手,绝对会留恋在岸上的安稳的生活。一个死里逃生的人,也更懂得活着的珍贵。
 
活着的时候,就要好好活。只有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这些经历不是来自于伟人的介绍,也不是来自于先贤的阐释。作为一个平凡人,你感悟了你自己该感悟的,你体验了自己该体验的,这样的生活才是你自己的,才是真实的,有温度的,这生活才对于你有意义。
 
就像《送你一朵小红花》癌症患者韦一航说的:
 
“我这个人走路喜欢挨边走,我坐公交车必须得缩在最后一排,我不想跟任何人产生联系,我怕我刚把我的真心掏出来,我就死了。但我喜欢你。”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来自网络
 
那么死亡是什么呢?
 
是进入天堂还是落入地狱?我们死亡后,还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吗?那里是否也有着人间一样的生老病死,是否也会有贫富悬殊?
 
按照博尔赫斯的观点,时间是多维的交叉的,非线性的,就像是一个迷宫。在不同的时间里,你会和不同的人相遇,做不同的事情。也会和同样的人不断重复做同样的事情。这样想来,人生的因缘际会,不就是你打开一个门,又走向另外一扇门嘛。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邂逅一个多年未见的熟人,会让人真的有时空交错的恍惚。
 
《送你一朵小红花》用了另一个时空的概念,通过两个时空的对比,让我们感受平凡瞬间的珍贵: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顿全家团圆的饭菜,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这些庸常的生活场景,有的人却一生都不再拥有。
 
如果时间是个迷宫,是不同的维度空间。那么只要我们再走回想要重温的那扇门,是否一切可以重新开始?超人将时间拨回了以前,于是他救得美人归。穿越小说里的男男女女跨越几千年去爱恋,颇有些游刃有余的潇洒。即使阴阳相隔,也可以人鬼情未了。佛教里的因果轮回,似乎也在宣扬人可以实现这种穿越的可能。
 
可惜现实的生活告诉我们,离开了这扇门,我们将再也没有机会再重新来过。即使回到老地方,也早就物是人非。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不是核武器,不是万有引力,而是时间。古埃及法老给自己修建金字塔将尸体变成木乃伊以求永恒,古希腊万神庙里的诸神表达了对永恒的渴望,中国的帝王苦炼丹药希求长生不老,如今却只剩些石块和墓穴在风中呜咽。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来自网络
 
当我们说起“永远”这个词的时候,不过是一种内心的渴望和安慰。我们既把握不了过去,也把握不了现在,更把握不了未来。时间一点点流逝,生命一天天变老。逝者如斯。这样想的时候,不免会有些悲观。
 
我想起我们小时候玩跳格子的游戏时,并不在乎格子里到底有什么,而是享受那种跳跃之间的快乐。以游戏的心态对待生命,以游戏的心态对待时间,对于我这样一个小老百姓,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宗教不同,对死亡的解释也不同。可是不管是怎么样的宗教,我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强调人现世的修行。要求人多做善事,发挥人性的光辉,尽量遏制人性里恶的方面。既然如此,死亡来的时候,人的生命结束,精神啊灵魂啊,也肯定会停止。一切陷入虚无,人归土,土归尘。
 
如此想来,死亡不过就是一匹白马,它时时跟随在我们的身后。当你完成了你的人生的旅途,你累了,想休息了,就安心趴在它的背上,任它将你带入另一个时空,岂不是也很诗意。
 
2021年,我只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每个人都可以拿着一朵小红花,奖励自己的心灵奇旅。
 
最后的最后,用赵英俊最后的告别中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但我知道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的家人,别为我悲伤太久,好好的生活,这个世界是值得你为之奋斗的。”
 
作者简介:
 
刺猬,喜欢历史哲学,喜欢阅读写作,它们是我与世界的一呼一吸。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