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美国战地记者在乌克兰牺牲,才华帅气随风飘散

美国战地记者在乌克兰牺牲,才华帅气随风飘散

战地记者在乌克兰遇难身亡

文|愚石

 

2022年3月13日,星期天,寒潮褪去,天色清朗。享受着初春暖阳的我,突然看到一则令人伤心的新闻报道:Brent Renaud(布伦特·雷诺德),一位获得过美国导演工会颁发的“纪录片杰出导演成就大奖”的电影制作人,同时也是独立新闻记者,在乌克兰遇难身亡。

雷诺德,1971年10月出生于田纳西州孟菲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长大。

相信看过他照片的人,很难不被他出众的颜值吸引,但其实更熠熠生辉的,是他的才华。

雷诺德和兄弟Craig(克雷格)一起,制作了一系列影片和电视节目,绝大多数都是聚焦于全球热点的人文主题,比如2004-2005年期间为“发现”频道拍摄的系列节目“Off to War”(向战争进发),讲述了伊拉克冲突期间阿肯色州的后备役军人及其家人的故事。

两兄弟还拍摄了许多热点事件,包括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2010年海地大地震、埃及及利比亚的政局动荡、墨西哥毒品战争,以及中美洲难民危机等。

两兄弟屡次获得电视及新闻奖项,包括2015年因其系列录影节目Last Chance High而获得Peabody Award(佐治亚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设立的媒体行业奖项)。他们也是普利策中心特许奖金的获赠者,还是小石城电影节的创始人。2019年,雷诺德被阿肯色大学聘为客座教授,同时也是当年度哈佛大学的尼曼学者(Nieman Fellow,哈佛大学尼曼记者基金会专为新闻从业者创立的奖项)。

据报道,当地时间周日,雷诺德和另一位美国摄影记者Juan Arredondo(胡安·阿里丹多,曾受雇于《国家地理》杂志及《纽约时报》,“世界新闻图片奖”获得者,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大学副教授)正在基辅城外的伊尔平小镇(Irpin)的街道上工作,报道战火中逃亡的乌克兰难民。

雷诺德被击中颈部。阿雷丹多也受了伤,被送往医院救治。躺在病床上的他,接受《卫报》采访时,暗示遭到了伏击:“我们穿过了伊尔平的第一座桥梁,正要去拍摄离开战乱现场的难民们。

我们钻进了一辆车,有人提议载我们去另一座桥梁。就在我们经过一个检查点时,他们开始朝我们射击。司机立刻调头,他们不停射击。车里(除了司机)就我们两个人。我的朋友布伦特·雷诺德被击中,被留了下来。”

当被问到雷诺德怎样时,他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被击中颈部,然后我们就被迫分开了。”

当时也在附近的另一名记者Jane Ferguson(PBS Newshour频道记者)发推:

“刚刚离开伊尔平附近的街道现场,美国记者布伦特·雷诺德就躺在那里,躺在一条毯子下面。此刻,乌克兰方的医疗人员已经无能为力。乌克兰警方在怒吼:‘让全美国知道,让全世界看看,他们对一个记者做了什么!’”

基辅地区总警长Andrei Nebitov说:“他们甚至连国际媒体的记者们也不放过。记者们只是想把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呈现给世人。”

早前乌克兰警方从布伦特的遗物中发现了一张《纽约时报》的记者证,和美国护照。因此许多人误以为他这次是受聘于纽时奔赴前线的。但实际上,那张记者证早已过期。

《纽约时报》副总编辑Clifford Levy在声明中说:

“时报为美国记者布伦特·雷诺德在乌克兰的死讯深感悲哀。布伦特是一位极具天赋的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但他并不是时报在乌克兰的签约记者。早前流传的他为时报工作一说,缘于他随身携带的时报记者证,但那是多年前为其工作发给他的。”

副总编随后还说:“布伦特的身故无疑是可怕的损失。像他一样勇敢的记者们,冒着巨大的风险,见证现场,让全世界知道,俄罗斯给乌克兰带来的毁灭和苦痛。”

并没有受雇于任何机构,完全出于新闻工作者的本心,勇敢地奔赴前线,只是为了给人们带去最真实的第一手信息,这,才是有良知的媒体人该有的模样。

如今,这位才华横溢的新闻、影视跨界天才,在残酷无情的枪口下,倒在了异国他乡混乱不堪的街头。希望他的殉职,能够唤醒诸多顶着记者之名或主动或被动,罔顾事实闭门造车之流的初心。他用鲜血向我们印证了战争是残酷的,同时,也用生命诠释了什么是勇敢和高贵。

 

作者:愚石,偏居孤星之州,公立学区职员。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