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愚石:得州枪杀案就发生在我住的小镇,18个小学生3个成人遭遇不幸

愚石:得州枪杀案就发生在我住的小镇,18个小学生3个成人遭遇不幸


现场图片  图源网络

小镇悲剧

文/愚石

 

我们家所在的镇,人口一万六左右,许多人沾亲带故,基本都认识。除了近年来非法入境给乡亲们带来困扰,一年到头,基本都非常宁静。今天,5月24号,下午第一节课后,我突然瞄到手机推送的突发新闻:镇上小学被枪手袭击,两名学生、一名老师身亡。

作者截屏


无比震惊之下,跑去先生的课室找他,看到的,是一双泪眼……他已经从老同事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更悲伤的是,死去的四年级老师,他认识。我们周一至周五都在离家五十英里外的另一个学校工作,但他在镇上高中工作了二十年,一草一木都熟悉。而且,我小叔子是镇上消防员,妯娌在镇上高中工作,侄子就在那个高中读书。

 现场图片  图源网络

 

我当即联系了他们。小叔子只说了一句:“太恐怖了,我得去帮忙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妯娌说他们当时正在期末考,一听到小学(两处之间只相距一个街区)发生枪击案,立即终止考试,全校lockdown(活动限制)。她也马上找到儿子,让他待在自己身边,哪也不要去。突发新闻里说,枪手被警方控制了。大约十分钟后,婆婆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个事,我俩长吁短叹了一阵,她说,朋友告诉她最新消息,枪手已经被警方击毙,我脱口而出:“太好了!他就该死!死有余辜!”婆婆又说,有人说2个学生,有人又说14个,我说,唉,希望越少越好吧!

现场图片  图源网络


下午四点左右,州长发布信息,确认14名学生和一名教师身亡,另有两名警员受伤。接着,我在脸书上看了镇上学区总警长和督学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非常简短,三分钟不到,只说枪手18岁,已被当场击毙,然后介绍了伤亡情况,就结束了,并没接受任何提问。


 作者截屏

 

各大小媒体纷纷开始了报道。附近大城市的媒体早有记者到了镇上医院。他说,采访了一位在此守候的祖母。老奶奶说,孩子大腿中枪,所幸伤势不重。记者说:这个小镇估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之前听都没听说过,这里就是那种大家都认识的地方。那个老奶奶也说:我们这里是那种发生了任何事,社区都会紧密在一起的地方,好事如此,坏事,更会让我们come together stronger(团结一起更强大)。

现场图片  图源网络


Facebook上更是早就炸开了锅。
有人扒出了枪手的ins账号。我跟着上去看了看。他在ins上只发了一条帖子,而就是这一条帖子,让我觉得他很可能从那时起就在计划这个恐怖行为了。


 凶手Salvador Ramos是一个18岁的高中生,已被击毙  作者截屏

 

有人说,他曾是镇上高中的学生,被开除了,怀恨在心;有人说,他可能是读小学时遭受过那个老师的不公待遇,这是报复……各种消息层出不穷。而我觉得,这些都是个人猜测。我知道,先生读小学的年代,学校可以体罚——婆婆还曾经把他那会儿在学校被打屁股的糗事当笑话说给我听——但现在?我和先生都在学校工作,非常清楚,如果学生真受到不公待遇,家长随时可以直接找督学投诉。再说了,即便他真有过不愉快的经历,那些无辜的小学生,有什么错?而在他的ins下面,许多人的留言,也显示出大家多么憎恨这样的行为。

作者截屏

 

我先生除了教学,也负责学校安全。今天出了这个事,她和督学、校长开了个临时紧急会议,决定把装大门、修围栏的日程提前。回到家,他情绪依然很悲伤,说一个朋友的女儿一直没消息。这时,他手机又有信息提示——所有在镇上的消防员,请立即到Robb小学。“真高兴今天我不在镇上。但我为我的兄弟们难过。”先生冒出一句。我明白了。这是警方对现场的基本调查结束后,让消防员们去清理遗体。

现场图片  图源网络

 

对于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恶性事件的小镇来说,即使是训练有素的消防员,见到那些惨不忍睹的小小遗体,恐怕很难逃脱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折磨。暮色渐浓之时,最新消息说,18个小学生、3个成人丧生。先生朋友的女儿,依然没有消息。而另外一些一度失联的孩子,有几个已被证实遇难。

作者截屏

 

我只希望,这个数字不要再继续上升。稍早时纽时的报道,已经称这是继2012年桑迪胡可校园屠杀后最严重的惨案。
晚上,拜登就此事发表了讲话,依然围绕着枪支泛滥的话题。尽管我对全面禁枪的可能性持悲观态度,但我绝对支持从严管理、从重处罚非法持枪。

 

作者简介

愚石,偏居孤星之州。全职农妇,兼职教师。

平台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授权微信首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平台无关。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