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封控两个月小区大门静悄悄地开了,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封控两个月小区大门静悄悄地开了,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图源网络

小区大门静悄悄地打开了

文/ 书中自有颜如玉

 

因为疫情而“静止”,是上海开埠18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大事。收听、收看每天一场的疫情新闻发布会对上海居民就像每天的必修课,听完看完还要作阅读、理解、分析,比学生上语文课还认真,目的无非是为了得到何时可以走出小区大门的信息。
 

其实早在5月16日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85场新闻发布会上,就初显端倪:这次发布会大家解读出这些信息:疫情分三个阶段,当时是第一阶段,处于攻坚“十大行动”成果的阶段。防范区有序放开、有限流动、有效管控,全市保持低水平社会活动。从5月22日开始是第二阶段:加快疫情防控向常态化分级分类管理转变。6月1日至6月中下旬将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在这次发布会上还宣布:上海市级层面方舱医院已逐步实现休舱,区级临时中转平台全部关停。

图源网络

 

上海居民看到了走出小区大门的希望,觉得上海这波被命名为“大上海保卫战”的抗疫战斗(虽然不清楚这个保卫战是和谁在打仗),即将胜利收官。接着,小区花园开始有绿化队在修剪杂草丛生的草坪,灌木,给果树剪枝。干这些活噪音很大,平时大家会关闭门窗,但此刻竟觉得那是天簌之音,是走出小区、鼓舞人心的进军号。楼道群里也有了一絲喜气,大家都期待着解封后自由走出小区,走进超市、商场自主购物,开上自己的车去公司正常上班,老人每天买菜、做饭,早晚接送孩子们上学、回家,……这些疫情前每天例行,甚至有点嫌它过于规律,有点平庸的生活竟然成了大家的向往。
 

我们小区是防范区,两个月来,我们做了几十次的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全部都是阴性。既然防范区有序放开、有限流动,照理我们可以在街镇范围内保持低水平社会活动。然而,小区大门依然紧闭,保安说:没有接到上级通知,不可放行。

 

原来通告说4月5日凌晨3点解封的,大家都坚信不移,没有作长期准备,半个月一过,逐渐陷入窘境,尤其是食物普遍短缺。小区投放不能满足需要,保供菜包少有叶菜,且价格奇贵。眼看走出小区大门遥遥无期,我们楼有几位热心的年轻人挺身而出,组织团购。他们到处找货源,严格审查商家的资质,向居委会报备。他们进货时毫不手软地砍价,在楼道群里发布信息时又价目清楚,精确到分。还要把每户登记的所需物品,仔细地制成表格,在群里公布。团购其实也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有时不得不以物换物,有用西红柿换牛肉的,有用鸡蛋换香烟的。还有小孩想吃辣条,拉肚子、眩晕求药的,家里一时短缺油盐酱醋的,但基本都能在群里找到,互帮互助,有的还免费赠送,真正应了“远亲不如近邻”的老古话。

 

封控两个月,刚好是整个春季和初夏,在姹紫嫣红开遍、明媚阳光普照的最美好季节,我们成了大自然的局外人。花园成了野猫的天堂,从阳台看下去,野猫在草坪上一尺多高的野花、野草丛中撒欢奔跑,在小区休闲长椅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在长疯了的灌木丛里谈恋爱。

图源网络

 

五月初,我们楼下突然出现一个清瘦的小伙子,抬头痴痴的望向高层。当时疫情防控正紧,我们除了做核酸、倒垃圾,几乎没人出过楼道门,突然出现一个外人,又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全楼都紧张起来。我们楼一直保持的全阴记录会不会因为来了一个外人就不保?马上有人报警,喊保安,一边和他保持距离询问情况。他说要找我们楼的“豆包”网红,但是我们楼并没有做直播的网红,更没有“豆包”这个人。保安很快到了,先给他做抗原,是小队长,这让大家放了一半心。

 

此前看过几个视频,有打工者因为种种原因,吃饭困难,于是有人猜想可能是出来找食物的,有人好心地为他送来了面包和水。警察到了以后,通过手持仪器,查询到他的真实身份,原来是我们后面在建工地的工人。在此非常时期,警察当即把他先送到隔离点做核酸检测,第二天结果出来,确认阴性,由工地把他领回去了。谁知没有半天他又翻墙过来了,还是口口声声痴痴的要找“豆包”,大家才感觉到可能他精神出了问题。这次警察来直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但不知怎么又让他逃回来了,还来找“豆包”,大家又报警。几次三番后,警察出面和工地、医院协调好让他正式住院了。
 

这个在建工地已经快收工了,因为疫情才停工的,工人都在他们的生活区封闭着,以前也没听说有什么神经病,想来也是闷得久了,有什么心结解不开,精神出了问题。挺清秀帅气的一个男孩,跟家里人出来打工,这样的结果,真是有些让人唏嘘。
 

其实足不出户对小孩子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这两年出生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较少出门,也更少与其它孩子一起游戏,交往,性格普遍将来会不会较为内向?又因为一出门就戴口罩,以致他们认为口罩是出门必备,如果出门不戴口罩就会恐慌不安,甚至哭闹。想想真得很心酸,上海这次疫情啊!

 

足不出户的第57天,5月27日居委会通知可以出门了,但是一栋楼只可以出去4~6人,两小时。我们是高层建筑,全楼一百多人,说是购物,顺手拿也来不及呀!这么小的阵势,又能带多少物质回家?最终我们楼派出两个楼组长,一个会算账反应快的小姑娘,三个身强力壮,能胜任扛货的汉子,带上拉杆箱,跟着政府调配的车去为全楼带货了!好在大家都不愿给购物的邻居增加负担,平时团购能买到的东西贵就贵点吧,大家也都不提了,都说尽着为婴幼儿带点难团的用品。 

图源网络

 

传闻“六一”可能恢复秩序,但是始终没有等来确切的消息,最让人期待的5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坐在电视机前。然而,还是没有听到有关的具体可操作内容。正当大家在种种猜测的时候,30日,小区的大门静悄悄地开了!

 

先是楼组长转发居委的通知:“从今天(5月30日)12点开始,小区大门口的快递外卖物业统一消杀静置后,居民可以去自行领取。请各位楼组长志愿者们转发楼道群告知邻居们!”

 

此前大家足不出户,所有物质都是由各楼道的志愿者去领取的,再各自分别到大楼门厅去拿。看到这个通知自行去大门口取件的邻居,意外发现小区人行出门通道打开了,保安也并不阻止出大门。消息传回来,大家悄悄地问:恢复有望啦?很快居委会的通告也在社区通上发布了。 

 

就这样,封控两个月后,小区大门静悄悄地开了,没有仪式,没有欢呼,没有想象中汹涌而出小区的人流。

图源网络

 

我在下午三点时走出小区,在附近走走,路边的花草久无人管,长得自由散漫,路边汽车站的座椅积满了灰尘。超市、菜场都是半开半闭,扫码进门,货架上没有多少商品,也许被先到者买走了,也许是店家来不及进货,还有的店只对团购服务。走进人比较少的比宜德,我买了一包洗碗的海绵。

 

真如民间传说的,这次封控,从愚人节到六一儿童节。不管怎样,这次是真的开了。这两个月,我们经历了很多,我想到的是辛晓琪那首《领悟》的一句歌词“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是啊,多么痛的领悟,回归正常生活的同时愿你我都还记得那些苦,那些痛,那些静默在家的日子。

 

2022年5月31日凌晨

 

作者简介:书中自有颜如玉,和三观一致的人做朋友,关注,记录身边的人和事。

平台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授权微信首发,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平台无关。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