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亲历:暴雨中的郑州,激流中的挣扎,5小时死里逃生路

亲历:暴雨中的郑州,激流中的挣扎,5小时死里逃生路

郑州大暴雨一个死里逃生者亲历的故事
 
文/倩儿 南宫踏舞
 
如果没有今天下午那5个小时的经历,我也会跟很多人那样在朋友圈刷屏“郑州挺住”吧。
 
此时此刻,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的意思,我洗了热水澡,勉强打开进了水的手机,蹲在阳台回了两个微信号爆炸式的关怀后,躺在床上流着眼泪打下这些文字。
 
第一次离自然灾难那么近,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当身体的寒冷和疲惫褪去,好像只有隐隐的腰痛和腿上脚上的伤口在提醒我自己是这场灾难的亲历者。
 
我住在市区阅城一期楼盘,距离我上班的公司(在中牟县)挺远的,平时自己开车走高速都要四五十分钟,所以基本上一周回家一次。20日上午,我给老公打电话,谁知他上吐下泻情况严重,半夜住进了医院。我不放心,跟领导请了假,准备中午坐地铁五号线回家(现在想想多么后怕,冥冥之中感谢领导救了我一命)。领导说,他下午要回市里办事,让我坐他的车一起,不用去挤地铁了。
 
我们两点多钟出发,上高速后发现雨越下越大,根本看不清路口,只能靠导航转弯。我当时一直在处理一个商务报价,就一直不停打电话,我们就错过了最佳下站口。
 
雨越下越大,就跟天漏了似的,人在车里,耳朵听到的是海浪拍岸的巨响声。车开到了西四环的下站口, 发现洪水已经淹没车子底盘。我们下来推车发现没用,水在短时间内越来越多,大车经过我们身边激起的浪,都能把车冲起来飘好远。我们只能又回到车里等待救援。
高速路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倩儿拍摄
 
突然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进了车里。那一刹那,我下意识的是护住办公电脑,因为公司很多重要数据都在这台电脑里。当时我蹲在副驾驶,把电脑顶在脑袋上,但是水位还在不停上升。领导说:“怎么办?我们可能今天要献身在这里了!”我慌了,忍不住放声大哭。我才刚结婚还没有孩子,我老公还在医院住院,我父母十几年了一直在新疆打工送我和弟弟上大学,又为我掏钱买房,我还没有来得及回报他们,没有为他们尽过一天赡养义务,我如花似玉的美好年华,我不想死啊!
 
我脑子里闪现了很多死亡的片段:永远闭不上的双眼,一身脏兮兮黄泥裹着的尸体,七窍流血满头泥浆……我握着手机却不知道怎么求助,110永远占线,保险公司和救助电话也打不进去,而我们的车窗外是茫茫的“大海”,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洪水涌进车里 倩儿拍摄
 
想要活命必须下车。
 
我跟领导说,我要活着,我必须活下去,你也要活着,你还有老婆孩子,有老人要赡养,你死了他们怎么办呢?我把办公电脑装在包里使劲推开车门,差一点就被滚滚洪流冲走。我们手拉着手,在齐腰的水位里只一步一步地试探前行,小心挪动,向高地走去。
 
走了几十米,看见高速路上还有一辆熄火的大众朗逸,雨声中隐隐约约听到从车里传出来的嚎啕大哭声!原来,水太大了,被困车里的中年大叔已经推不开车门。我和领导齐心协力,终于给他把车门打开,但是他四肢瘫软,已经被吓得不会动弹了。我们把他从车里拉出来,一左一右架着他往高处走。
 
上到山腰水够不着的地方,他匍匐在地继续嚎啕大哭,我则躺下,感觉全身无力只有眼泪一直流不停。雨越下越大,真的是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大的雨了!高地逐渐沦陷,我们只能在泥泞却不知道方向和深浅的无名路上找寻“出路”。
 
不知什么时候,我脚上的凉鞋早就不见了,可是求生欲望使我已经顾不上光脚下是石块还是别的什么荆棘。当时淤泥一直陷到大腿根,走一步都非常困难,我就跪下挣扎,在旁人的搀扶下从泥泞中爬出来!那一刻或者那些时刻,为了活命,丝毫顾不上形象顾不上矫情。
 
不知走了几个小时。天黑了,我光着脚到底翻了多少高地,趟过多少激流已经记不清了。我这辈子打赤脚走过的路加起来都没有这一下多,见过的水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下看见的恐怖。
 
终于,见到了一个附近村民(接孩子放学无果的大哥)。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爬过两个松软的绿化带,坐在他车的后备箱被拉到一个陌生的安置房小区(可惜我不记得那个小区叫什么名字了)。
 
此刻离家还有6公里吧,我们身边开始出现很多被困者,大家都是在雨水中被浸泡几个小时的人,又累又困又饿。我跟领导说,不行,我要回家,我绝不会在这里等死。领导说我陪你,我也是一定要回家见到父母和老婆孩子。
 
听说越过两片树林,翻过连霍高速就可以淌水回到对面的家了。我已经不知道痛和累是什么,像一个视死如归的战士一样冒着瓢泼大雨上路了。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赤着脚高一下低一下,深一脚浅一脚,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疼痛。好不容易翻过那两片树林,当高速路就在眼前时,却被警戒人员告知,对岸的水流太急,一不小心就会被冲走。我不甘心,一直站着不肯动,直到看到为了翻河命悬一线的两位大哥退回来,裤子和衣服都扯破了,我知道自己不行,不能冒这样的险,原路返回。
 
走到警戒线外,越来越多被困的人聚集,没有酒店,没有出路,我不知道谁能帮我回家。
 
这时候来了一个开洒水车的师傅,他把我们拉到一个水位较浅的涵洞,说涵洞的水稍微浅一点,我说只要水位不过脖子我就敢趟过去。我当时想的就是我要回家!我老公住院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我又累又饿,全身像个泥猴,这个时间,只有家才能给我安全感。
 
现在想起来也后怕啊,当时哪来那么不怕死的那股劲?在悠长黑暗的涵洞里,我们几个人摸索着前行,不知道下一脚会踩到啥,根本就没时间考虑有没有漩涡,有没有电缆,有没有碎玻璃。我们就靠着“往前走”的信念,趟着快到脖子深的洪水,翻过了连霍的涵洞,看到了回家的路。
 
从下午四点多到晚上九点多,当我爬着回到 29楼的家时,还没有太多的意识,直到进水的手机充上了电,看着弹出的微信、短信、未接来电,我开始泪崩,开始意识到我的这座城正在遭遇着什么......
 
曾经熟悉的街道成了一片汪洋,成千上万辆车漂浮着,车里是否还有人?那些我不敢穿过的桥洞,是否有来不及出来的人?地铁被困的视频令我窒息,直到此刻还不断有被困待救援的消息传出,而我差一点也成为其中一员。
7月21日的郑州街头 摄影:倩儿的朋友
 
朋友圈里找不到酒店住宿的人越来越多,医院瘫痪,地铁瘫痪,铁路瘫痪......感念此刻我还能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家里,可是那些现在还在雨中泡着的人呢?还在地铁站困着的人呢?
7月21日的郑州街头 摄影:倩儿的朋友
 
我看到一个同学的朋友圈:被困22小时,终于安全到家!手机没有信号,没有网络,充电宝的电也用完了,连汽车也没有电了!最开始我周边50厘米的积水,到最后最深的地方有2米以上!电话打不出去,微信发不出去,你也走不出去,因为你不知道周边有没有塌方,窨井,暗流,路灯下有没有电,距离我最近的两个宾馆门口水深2米以上!!最好的方式就是在车里等,大雨中熬过了大半夜,一点也不敢睡。天快亮了,看到部队的车,一直在旁边,因为有他们,心里感觉踏实!10点多雨小了,据说是泄洪了,能眼看到水位直线下降,到最后慢慢能走!刚看了一些东西,很多人,很多家庭,更加糟糕!期待一切都好,加油,我的大郑州!!!
 
窗外的雨声像极了这座城市在哭泣。
倩儿(左二)读大学时与南宫踏舞夫妇合影
 
南宫踏舞写在后面:倩儿,女,27岁,郑州宇通重工有限公司办公室主管,也是我最钟爱的学生之一。本月20日傍晚开始,我一直打她电话,不通。微信发了一堆消息,不见回复。老公说,郑州情况这么严重,倩儿千万不要有啥事啊!我们一直不敢睡,有其他学生也在打听倩儿的情况,都说联系不上。一直到深夜23点12分她才发来消息。
我与倩儿的微信对话
倩儿发在学生群里的消息
 
到了21日凌晨六点多我醒来,看到了她晚上发的朋友圈,她写了一个记事,我看到后让她把这个记事发给我,但是一直联系不上她。朋友圈满屏都是郑州大暴雨求救的消息,倩儿家住29楼,停水了?停电了?那她有吃的吗?真的是百爪挠心,想想都后怕。后来总算联系上了,她说信号很弱,打不开,转发不出去文章。到了下午两点多,终于她把文章发过来给我了,但是一些地点,时间,背景没有交代清楚,我要她再多写一点,但是她说头重脚轻,发烧了,加上昨晚上一晚上没睡,很难受。我就一边和她通电话,一边流着泪帮她整理完成这篇文章,这就是郑州大暴雨一个死里逃生者亲历的故事。
 
作者简介:
 
倩儿,有理想爱臭美的公司职员。
 
南宫踏舞,一个爱生活爱美食爱旅游爱写点小文章的退休老太太。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