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方方:鼠年的最后一天,说一个秀才和老鼠的故事

方方:鼠年的最后一天,说一个秀才和老鼠的故事

人与老鼠
 
文/方方
 
 
记得很早以前读过一篇有关老鼠的文章,历数老鼠生命力顽强于人之一二三,最后说,老鼠正躲在角落里看人类自己厮杀拼打,然后悄悄地等待着人类的灭亡。这一读方知道,原来老鼠是我们人类背后的黄雀。
 
但人却很怪,分明知道老鼠乃人类公敌,却不知何故,仍对老鼠怀有一种偏爱。在为老鼠编故事时,总让一只只坏老鼠总显得聪明而富于谐趣。中国民间的“老鼠嫁女”已经够让老鼠风光的了,而一只“小老鼠上灯台”的儿歌则使人对老鼠的怜爱之情油然而生。至于洋人的那个屡屡与汤姆猫作对的小杰米,则更是让人觉得世上几乎再也没有比老鼠更可爱的小动物了。
 
或许是因为人的自负,觉得与其它动物比,自己这一类至高无上,因而总是喜欢扮演惜小怜弱的角色,却不管对方是敌是友。精灵古怪的老鼠深知人之秉性,便将自己弱小之劣势一变而为优势。每当与人对视,其小眼中流露出的恐惧和可怜,真也足以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它一马,这正是老鼠聪明过人之处也。
 
记得我原先住在电视台集体宿舍时,因是一楼,潮湿而阴暗,故而成为老鼠的天堂,人鼠同室便是自然。半夜里,常能听到老鼠东捣捣西抓抓以及啃咬木头的声音,那时的我们便唱:“这一带常有鬼出没往返……”这是《智取威虎山》中的唱段。倘在夏天,稍一下雨,水便趁势进屋,住在下面的老鼠纷然上窜,满床满桌地跑。因鼠而发出的尖叫,是雨水天里我们宿舍的主响。最可怖的是一掀被子,里面慌慌张张地逃出一只鼠来,那一瞬足令人魂飞魄散。
 
据说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怕老鼠。有一个卡通片,说有一个女妖怪,如何如何地法力无边,谁都拿她没办法。后来一个小孩子想了个主意,抓了一只老鼠,往女妖怪面前一放,女妖怪以及众女妖都吓得屁滚尿流,完败于鼠。我们宿舍住有四五个女孩子,长期与鼠共处。看了这个动画片,大家都笑,世界上最大胆的女人都在这儿,因为我们与鼠同居。
   
话虽是这么笑说,但老鼠毕竟可恶,所以终是有一天,我们一致决定灭鼠。不知是谁弄来了老鼠夹子。老鼠太多,而且万没料到会有同室操戈之灾,所以它们完全无视置于室内捕捉它的机关,仍像以往一样大摇大摆地出出入入,见有好吃的便上。这使得我们的老鼠夹子几乎不得空闲,一会儿便夹上一个。每一只被夹的老鼠都会发出一阵大受惊吓的吱吱声,可怜巴巴地一副神情望着我们。几乎就动摇我们猎杀它们的决心。原本大家都咬牙切齿地打算抓一只便用火烧死一只,被那目光所动,便下不了手。最后,选用了稍温和一点的手段,用水淹死它们。有过这样的捕捉行动后,老鼠收敛了它以往的嚣张,而我们却因为老鼠那副哀伤欲绝的表情,也容忍了它们的存在。
 
不过最有趣的老鼠与人的故事是我听我父亲说的。父亲说有一回他们下工地,一帮工程师都住在工地一间破仓库里。屋角有一桶米。一天晚上,米桶里发出唏唏嗦嗦的声音。一听而知是老鼠。他们每天吃的饭都出自这米桶,既不能让老鼠掠夺,也不能让米桶里尽是鼠屎。于是他们决定把老鼠弄出来。可是怎么才能把老鼠弄出来呢?有人说,把老鼠打死。但立刻有人反对,说老鼠死在了米桶里该有多恶心。又有人说,放水淹死老鼠。反对声又起:那缸里的米不都给泡了?还有人说:用被子把缸捂住,里面没有空气,老鼠便会闷死。反对的人更多,米里有只死老鼠,那米又怎能吃?本来一些工程师已经都睡觉了,为了这只老鼠,便都爬起来参加了讨论。一说:“把缸整体覆过来,让米把它压死。”反驳是:“废话,压得死吗?”一说:“干脆把缸盖打开,我们把缸包围,它往外一跑我们就把它打死。”又有反驳:“老鼠那么小,一个缝就钻走了,我们包围得了吗?”一说:“弄点老鼠药,叫它一吃就死。”反驳便更加激烈:“想制造投毒案呀?老鼠药都是毒药,沾在米上,人吃了不也一样死?”
 
老鼠却满不在乎人们的讨论,依然在缸里簌簌的跑来跑去。一屋人讨论进行了大半夜,也没个结果,只好作罢。第二天早上,一个炊事员前来打米做饭。大家一听见他进来,便都屏住气,看他怎么处理这只老鼠。炊事员打开米桶一看,见有一只鼠,便关盖出门。只一会儿,他拿着一根火钳再次进入,掀开桶盖,信手一夹,便将老鼠夹了出来。全过程利索得只几秒钟,令一群工程师目瞪口呆。
 
我父亲说时哈哈大笑,然后说他们事后为此而作的结论是:秀才遇到鼠,脑子不清楚。



推荐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