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二湘的N维空间 > 《你好,李焕英》述说贾玲和我们的悲欣交集

《你好,李焕英》述说贾玲和我们的悲欣交集

  
题图来自网络
 
《你好,李焕英》,我看到了在悲喜剧中穿行的贾玲
 
文/绿风
 
  贾玲在这个春节火了,她的电影《你好,李焕英》高歌猛进,引起了广泛关注。我的印象中,她胖乎乎的圆脸和富于肉感的身材,在一众美女帅哥身边,并不觉得突兀,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是她确实很可爱,有喜剧表演的天赋。在我的认知里,凡是出口成章,反应迅速,还非常幽默的人,那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才能达到的境界,贾玲算一个。
 
  贾玲的成功即使有运气的成分在,那也是建立在她的才华基础上的。只是她的天赋还没有开花结果,还没有爆发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这对贾玲,对任何一位努力实现人生目标,努力要回报母亲恩情的人,都是异常沉重的打击和深入骨髓的遗憾。
 
  《你好,李焕英》是贾玲写给母亲的散文诗,是她内心的倾诉,是20年来的感情告白,也是她痛苦的释放,自我的安抚与和解。
 
图片来自网络
 
   1、李焕英其人
 
  中年的李焕英很普通,这也是贾玲的真诚,没有将母亲的形象拔高美化。在升学宴上的李焕英,如果不是摄像机对着她,几乎不会觉得她是主角,她的面容已有风霜,衣着普通,举手抬足那么庸常,但她个性要强,有些泼辣,爱护自尊。
 
  扮演年轻李焕英的演员选得好,张小斐,在片中她不是那种耀眼的漂亮,但她大方,干净,明丽,青春的鲜活那么生动醒目,她说话办事爽快利落,有股积极向上不服输的劲头。梳着麻花辫的张小斐,一颦一笑深入人心。
 
  李焕英是化工厂排球队的主力,是厂里第一个买电视的人,是打铁车间的工人,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她一定有过自己的青春和恋爱的故事,这些对于贾玲是陌生的,就像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对父母的了解,更多来自他们的自述,如果他们不说,我们就什么都不会知道,我们了解的是他们在家中的样子,在亲戚朋友中的样子,在孩子面前的样子,即使如此,对于19岁就失去母亲的贾玲,她对母亲的了解更多是片段式的影子。母亲年轻时的故事和工作的情况,只能听取母亲的老同事和父亲的讲述,再就是合理的想象了。好在贾玲的想象合理,朴实真挚平凡的李焕英,更像大多人的母亲形象,她们没有惊天动地的传奇,只有一些平淡琐碎的日常和小故事,贾玲将平平淡淡的日常用幽默的方式,谐趣的方式表达出来,所以水灵灵的李焕英在屏幕中,在观众心里是立体的,有血有肉的。
 
图片来自网络
 
   2、如果人生重来,你会怎么选择
 
  首先人生确实无法重来。可是真的给你重来的机会,你会有勇气更改吗?
 
  贾玲穿越到母亲的年轻时代,1981年,努力带给母亲一点欢乐,用她的台词,“哪怕让你高兴一回呢”。高兴可以给,但是她试图帮助母亲更改人生选择,那还是算了。也许她最想穿越更改的是母亲被车撞倒的那一瞬间,而不是嫁给谁。
 
  每个人行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的时候是不知道终点和结局的,所以可以看成是沉浸式的旅行,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处都有可期盼的风景,等那个终点和结局出现的时候,依然是新鲜的,至少,在那一刻,心里有种“原来是这样”的落幕感。
 
  以前看《月光宝盒》那段来回穿越的剧情很糊涂,看不懂,等看懂了,亦是满心悲哀。
 
  一个人如果已经走过了人生路,再带着记忆回到从前,会怎么选择?更改?我觉得很难,至少我是不愿意更改之前的任何选择的,除非将从前的记忆全部抹去,否则出于安全感的需要,还会选择自己熟悉的路径,或许是我太宿命,我想一个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即使更改了某个选择,结果大概还是一样,就像贾玲希望母亲重新选择结婚对象,不要嫁给自己的父亲,也不要生自己这样的小孩,可是母亲真的那么选择了,她嫁给厂长之子沈光林就一定幸福吗?就会重复他原来的剧本?
 
图片来自网络
 
 
   3、我的女儿,我就让她健康快乐就行
 
  片中的高潮场景是贾玲与李焕英对饮,李焕英说:“我的女儿,我就让她健康快乐就行。“贾玲听罢,一个转头,泪飞顿作倾盆雨,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这句话应该是她多年来的自我推演,努力还原母亲的想法,我相信直到母亲去世,她可能都未听到这样的话,在她的内心,她可能始终执着于飞得高,还不曾关爱自己飞得累。
 
  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一个情结就是要出人头地,不管是男孩女孩,大多被家族和父母赋予这样的期待。
 
  应该说,在演艺圈成名,贾玲是不可能没有这种背负的。她是个孝顺的孩子,她爱母亲的方式就是实现母亲的愿望,让母亲为自己骄傲。
 
  我记得看过一个调查,中国孩子之所以努力学习,孝心占有很大的比重。这样就不难理解贾玲的努力和遗憾了。她的自我实现与荣耀母亲是紧密相连的,她愿意为了这两个目标不懈奋斗。可以想见,在人才济济的娱乐圈,取得今天的成就,贾玲除了天赋,背后的努力和辛苦不言而喻。
 
  可是,当她年纪渐长,她终于想明白,母亲只希望她健康快乐,她那么拼,那么苦的追求成功从来不是母亲的要求。当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从电影中母亲口中说出来,传达一种真正的亲情期待,让她获得了解脱,也抚平了她的遗憾,原来,她不需要那么努力,那么辛苦地获得名利,从此后,她只需要为自己的目标而活,甚至没有目标,简单地健康快乐地活着,那样就够了。
 
图片来自网络
 
   4、人生总是悲喜交加,你要选择笑还是选择哭
 
  《你好,李焕英》凝结着贾玲最大的诚意。一个人拨开自己内心的伤疤并不容易,这块伤疤就是母亲过早离世,怎么告慰她的灵魂。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她是演员,要表达自己只能通过她熟悉的艺术形式,就像作家写书送给母亲一样,她学习当导演,拍电影来表达自己,告慰母亲。
 
  看得出,贾玲内心丰富,有着深沉的对母亲的爱,而这种爱因为母亲的缺位,让她失去了爱的接纳方,她的痛苦就越发深厚。也许她太想让母亲爱自己,也许她太想得到母亲的认可,太想让母亲为自己高兴,总之,母亲过早离去,没有分享一点她成功的喜悦,没有给她一点痛苦时的安抚,她太遗憾了,甚至是恨。
 
  她对母亲意外离去,始终无法释怀。否则就不会有那部小品和这部电影。甚至,我想她在母亲去世的20年里,一直在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无情地把母亲带走?也许她还一直自责,责备自己为什么做了让母亲伤心失望的事吧。
 
  但是当她将这部小品和电影展示出来,她的这份爱,让所有观众接收了,这份爱终于顺利送达,有了落脚之地。此时,她应该感到安慰,因为只有送达,才能和解。
 
  作为贺岁档影片,她的痛苦要在笑声里隐藏,所以,其他演员都在制造喜剧,只有她在纠结、痛苦中落泪,这部笑中带泪的电影,就像人生一样,悲喜交加,异常真实。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母亲一定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为她的努力和成绩高兴、喝彩。在这场笑中带泪,泪中有爱的演绎里,贾玲应该与自己和解,将遗憾抚平。
 
图片来自网络
 
  最近看到李银河老师在一篇文里写到她一个朋友的人生态度:整体空,具体欢乐。仔细品味,颇有道理。
 
  人的一生,很难说是喜剧还是悲剧。都是阶段性的,如果你是过程派,就会在乎过程的精彩和那些闪亮的瞬间。如果你是结局派,那就会在乎生命怎么结束,什么时候结束。
 
  但其实生命总会结束,什么时候结束才算不遗憾呢?人生又怎能无憾呢? 我们的人生,是选择笑,还是哭?或者都要选择,或者根本无从选择,悲喜之间,让悲伤流淌,让欢乐具体,正如弘一法师李叔同最后写下的四个并不工整的字:悲欣交集。
 
~the end~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