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夜听《地下铁》,悲从中起
 
文/于无声
 
我喜欢音乐。
 
特别爱听萧亚轩的那首《地下铁》。她那带有沙哑富有磁性的声音,把每一句歌词都能唱到你心里去。
 
谁在人群中
总低着头做梦
我们在人群中擦肩而过
在城市的呼吸里沉默游走
 
我知道你会在那一头
我们就在对的那一秒碰头
下一站的出口有人等我
下一站的出口你等着我
 
这是一首平凡人追寻梦想的歌,是一首歌颂爱情的歌,是一首充满希望的歌。旋律,歌词,意境,都是我喜欢的。
 
我坐过地铁。
 
我生活和工作所在地在深圳。这是一个各种交通特别发达而且地铁四通八达的城市。深圳目前开通的地铁有12条线路,正在建的新线路或延长线还有12条。
 
坐地铁时,我喜欢上最后一节车厢坐最后一排座位,然后带上耳机,耳朵里听到的是自己喜欢的歌曲,眼睛里看到的是忽上忽落的芸芸众生。
 
那首《地下铁》里唱的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景象:车辆到站了,车门开了,有人下,有人上。黑夜了白昼,春夏到秋冬。一天复一天,人群中我们擦肩而过,城市里我们沉默游走。下一站的出口,有人在等我……
 
这行色匆匆的男女,这熙熙攘攘的人流,这来来往往的地铁,构成了这个城市普通不过的日常。
 
这成千上万为了生活穿梭奔波中的人们啊,大概没有时间去思考,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临。
 
我见过洪水。
 
我出生在长江岸边,生长在洞庭湖旁。在我的老家岳阳,湖南境内的湘江,资江,沅江,澧水四条河汇入洞庭湖然后与长江相连。那里的人,洪水长什么样,三岁小孩都知道。
 
如果你经常听有关防汛的新闻,你一定会听到城陵矶水文站的水位是多少多少,那是岳阳境内长江流域一个全国闻名的水文观测站,那里观测的水位,可以作为长江流域防汛抗洪的重要指标。
 
大学毕业后,我曾在水利部门工作过较长时间。那段时间,与洪水打交道是我的日常工作的一部门。
 
1998年我在长江大堤上奋战了3个多月,我知道洪水来临时的景象是多么可怕,我更加知道洪灾面前,作为个体的我们多么无助和弱小。
 
可1998年的那场滔天巨流,留给世人的记忆和教训似乎还不足够。
 
据说,郑州当地政府规划了几年投资了500多亿来建设海绵城市。但是7月20号傍晚,郑州,特大暴雨洪水,地铁5号线。
图源网络
 
倾盆暴雨,地铁还在运行,直到地铁断电无法开动。水,涌进了地铁隧道,然后慢慢渗透进了车厢里,水越来越多,人们纷纷在座位上站起来,水依然在进来,慢慢到了胸脯,呼吸开始困难,空气也越来越少,生命到了危急时刻。500多人困于地铁,困在齐颈的滔天洪水之中!很多人在开始给亲人朋友交代后事。
图源网络
 
我听到这个地铁里发生的两个故事。
 
于逸飞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硕士毕业,今年3月拿到毕业证之后找工作,通过了郑州人民医院的面试、笔试,进入了试工阶段。是一名见习医生。很幸运,他是第一批从地铁车厢里跑出来的人。他上到地面一层地铁站时,那里也有齐膝深的水,水很急很凉,有些人开始有失温现象。这时候,只听见下面有人大声喊:“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听见喊声,于逸飞快速返回到负二层,看到很多人被困在水里,情况非常危急。他伸手从水里拉出来五六个小孩,五六个大人。
 
地铁工作人员拿出医疗箱,于逸飞从里面找出来绷带,替那些受伤的人包扎。
 
他的包里刚好有医院新发的白衣,他拿出白衣穿在身上。周围有的人看见他的白衣,激动地流下了眼泪:“有医生在!”
 
水势越来越大,从水里救上来的人情况越来越不好。于逸飞开始跪在地上为他们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伤者越来越多,光靠他自己肯定不行,他一边救治,一边告诉旁边的年轻人动作要领,为他们做示范,争取救治更多的人。
 
等到急救人员到达现场,于逸飞已经指导着大家救助了十几个人,急救人员到了以后,他和急救员一起救治伤者。
 
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他几乎一直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为伤者做着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
图源网络
 
他的膝盖跪烂了,脚上自己的鞋也跑掉了,穿着不知从哪飘来的一双拖鞋,脚被玻璃划伤了,流着血。他的白衣上沾满了血和泥。
 
他说,当自己开始被困在地铁里不知道怎么样的时候,给父亲打通过一个电话说:“我可能要‘交代’到这了,你和我妈照顾好身体!”
 
难怪有人说,中国人运气好,灾难来临时,总有人替他们负重而行。
 
于医生,谢谢你。听说,于医生已经从实习生转为正式工了。真为他高兴。
 
还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善良得让人心疼的女孩。
 
那个女孩不知名字,被困在地铁车厢里,感到自己的生命快要终结时,给自己在地铁外的一个女孩朋友发信息。外面的女孩一直在安慰和鼓励着被困的女孩,地铁里的女孩很害怕,很担忧,怕自己出不来了。
 
地铁里的女孩说,我把钱转给你吧,我可能再也用不到了。外面的女孩吓了一跳,忙说没走必要,不会出事的。地铁里的女孩还是把钱转给了外面的女孩,838元。
 
看到这里,我哭了。可能有人会笑话说这个女孩真穷,家底才800多。可我笑不出来,心里特别特别难过,这女孩可能只有这样一个真正的朋友,只能把仅有的全部的钱转给她,800多。
 
她正值青春年华,跻身在大都市里,为了生计去挤地铁,手机里的钱只有800多,生死未卜的时刻,她把自己仅有的钱转给了最信任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人生艰难,却无比善良。我的泪,怎么抹都抹不干净了。
 
或许,你要对灾难无比坚韧,才能侥幸过好一生。
 
官方报道,那班地铁里,死了12个人。
 
他们是千千万万上班下班打工人中的一员,他们是父母是孩子是兄弟姐妹。他们一个个还来不及与自己的亲人告别,他们是一个个真实的就在眼前发生的悲剧。他们再也看不到在下一站的出口等他们的人。
图源网络
 
这场雨,可能会下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这地铁,可能会载着任何一个中国人。
 
还记得与歌曲同名的电影《地下铁》里的两句台词吗?
 
下一站的出口有人等你吗?如果有人等你,你会陪他走多久?
 
我想,或许在许多年以后,人们会忘记发生在2021年的许多大事,但郑州的这场暴雨洪灾,尤其是那些逝去的人,还有那些在危难中救人的平民英雄们,会被人们以各种方式铭记。
 
只是现在的我,夜听《地下铁》,悲从中起。
 
作者简介:
 
于无声,一个喜欢文学的小企业主,一个永远有梦的老男人。微信公号,子规啼春。
 
话题:



0

推荐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33篇文章 8天前更新

思想的碰撞,民声的回鸣。理性思考,感性文字。

文章